阿里巴巴距离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王嘉律师心情随笔 2012-07-02 Tags: 互联网  淘宝  
摘要:我们是亲身经历阿里巴巴的成长的一代,在2003吧,我对人说网上买东西可以用淘宝了,对方不懈的对我说“网上买东...

我们是亲身经历阿里巴巴的成长的一代,在2003吧,我对人说网上买东西可以用淘宝了,对方不懈的对我说“网上买东西当然用易趣啦,淘宝听都没听过”。但就是这么一个听都没听过的网站最终却成了全球第一的C2C网站,同时也由此诞生了全球第一的C2C,并且诞生了全球第一用户的第三方支付网站——支付宝。

透过淘宝网和马云认识了阿里巴巴
还是初中的时候,认识了淘宝网,知道淘宝网这么回事,但却并不当做一回事。因为那时候没人会去网上买东西,那些日子估计也是网上骗子最多的日子。但就是通过淘宝我认识了阿里巴巴。
认识阿里巴巴除了淘宝网意外就是马云了,是现有认识马云,才知道他在开一家叫阿里巴巴的公司。

曾经的崇拜
对阿里巴巴的崇拜可以归结为对马云的崇拜,对马云的崇拜可以归结到他的豪言壮志,他的独到眼光的崇拜。马云语录成为商业圈中很多创业者引用的语录;马云的眼光通过淘宝到支付宝再到淘宝商城可见一斑。
我也被他深深的感染,感觉一个leader就应该这样才算成功,一家公司就应该有这样一个leader。但是我错了。

两个老乡的身影
2012年与马云同为嵊州人的宋卫平身陷囹圄。外界的解读是宋卫平好“赌”,最终不得善终。同时更有一篇文章发表,指责绿城集团视宋卫平为精神领袖,甚至到了“两个凡是”的高度。就这样,如果任何事情都是由精神领袖作决断,那么出问题只是时间问题,没有谁敢说他能力高过毛XX,他搞两个凡是都失败了,凡人有怎么会不失败,再者,两个凡是这样的理论本身就是违背自然哲学的,失败是应有之义。
2011-2012,马云也被拉下神坛,曾经风光无限一夜间被挂上“过河拆桥”“伪君子”诸多名衔。在谎言没揭穿之前,终究是谎言比较美好。谎言揭穿以后,你会发现真实才是最美好的。马云在风光时固然有人愿意为他“抛头颅洒热血”甚至不求回报,因为他觉得这个人值得他这么做,就像爱情不需要回报一样。但是一旦让人发现他不值得他这么做时,原有的激情、勤奋、务实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度消极的价值观与世界观——原来马云是靠骗才这么过得舒坦。若干年的情绪一下子激发出来,转为阿里巴巴现在的诟病也就不足为奇。
在马云和宋卫平身上我们看到了两个老乡的身影——所谓的精神领袖。

精神领袖是件极度危险的事情
真正的企业不需要精神领袖,正如这个社会不需要独裁者。曾经中国人的精神领袖是毛泽东,苏联人的精神领袖是斯大林,我们读历史的时候觉得悲哀、可笑。
而现在现在阿里人的精神领袖是马云,绿城人的精神领袖是宋卫平,正如朝鲜人的精神领袖是金正日一样。
我们发现美国没有精神领袖,我们发现IBM没有精神领袖,但是他们非常优秀,他们的优秀就表现在他们的稳定。
在中国互联网的三座大山中,百度、腾讯、阿里,阿里是个人英雄主义色彩最浓厚的企业,也是系统性风险最高的一家。相比较而言,百度走了李彦宏、腾讯走了马化腾产生的影响永远不及阿里走了马云。

走是最好的选择
在最新有关阿里巴巴文化文章中指出马云淡出阿里人的视野,我觉得走也许是阿里巴巴最好的选择。因为一旦精神领袖被证明是错误的所产生的破坏力是惊人的,他比精神领袖出走要严重的多得多。
也许乔布斯英年早逝对苹果的投资人而言是最大的成功,因为苹果的投资人知道一旦乔布斯犯下错误,并这个错误被放大,影响的不仅仅是苹果外部评价,甚至会导致苹果内部人员内心信念的动摇——原来这些年我都被一个姓乔的混蛋欺骗着。这种内心信念的动摇将给苹果带来:文化混乱、人员离职、结构动摇等种种问题。
正如激流勇退这句话,人生最美好的是将自己定格在最高点,马云去做了,但是没做好。

优秀的企业不应该个人崇拜
曾经王石是万科的精神领袖,每次王石去等珠峰,万科的股价就会下跌,因为登珠峰是件风险系数极高的事情,万科一旦没有了王石,那么就会带来不可预期的后果。但久而久之,市场逐步适应了王石的各类大小运动出行。
仅仅只是市场适应了王石的出行吗?这个答案并不是这样简单,而是因为王石给了万科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万科人在那些年里随时准备着失去这位创始人,为此他们有了自己的生存方式。这种生存方式是王石给逼出来的,但却是万科这么多年来一直平平无奇,却一直蒸蒸日上的原因。
真正优秀的企业不应个人崇拜,而是努力展示自己价值,信奉自己存在有着不言而喻的意义,绝非某位精神领袖的依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