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政知识产权

商标领域研究更多»

专利领域研究更多»

  • 外观设计无效宣告中设计特征的确定与组合限制


    【弁言小序】
    设计特征是外观设计对比判断中一个最为基础的概念,与发明或实用新型中涉及的技术特征不同的是,外观设计中的设计特征是三维的、具象的、图形化的概念,它可以是单一的要素或要素结合,但并不意味着单一的要素或要素结合必然被认为是设计特征,当面对不同的现有设计时,设计特征可能存在不同的分割和组合方式,而更为重要的是,设计特征的划分仅能基于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来进行,不能引入类似设计师视角的诸如设计构思、理念或风格这些抽象的概念来进行,亦不能随意将分割后的设计特征进行适应性的修改和加工。因此,在外观设计的确权程序中,对于什么是可以组合的设计特征往往是当事人难以把握的地方,这一概念的不清晰直接导致当事人举证、说理时陷入误区,甚至影响最后的对比判断结论。综上,在无效宣告请求时,如何正确划分涉案专利的设计特征,从而进行有针对性的检索和举证显得尤为重要。为此,本文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对外观设计确权程序中可用于组合的设计特征予以说明。

    【理念阐述】
    第三次修改的专利法将原有的专利法第二十三条拆分为第二十三条第一、二、三款,其中,最大的变动是将原本对比判断中的相同、相近似拆分为相同、实质相同以及明显区别;与之对应的证据使用方式上,在仅能单独对比的基础上增加了组合对比。这一重大改变体现的是社会公众对于外观设计专利权创新高度提升的需求。对于创新主体来说,拼凑、堆砌等简单设计手法得到的专利权将可能会通过组合对比而在确权程序中予以纠正;对于请求人来说,给予了更多的举证方式的选择将大大提高确权效率、节约成本。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请求人可以滥用组合方式。《专利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五章第6.2.3节规定,对于使用组合方式进行对比的,其设计手法仅限于拼合或替换,同时第6节正面教导了可以用于拼合和替换的现有设计特征是指现有设计的部分设计要素或者其结合,如现有设计的形状、图案、色彩要素或者其结合,或者现有设计的某组成部分的设计,如整体外观设计产品中的零部件的设计;此外,在拼合和替换时,仅限于原样或仅作细微变化才能被允许
    然而,在具体的审查实践中,当事人用发明的审查逻辑来理解组合这一概念的现象屡见不鲜,主要集中在:现有设计中出现的设计要素即认为是可以组合的设计特征,分割较为随意,“事后诸葛亮”的意味较重;超出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将所作的“细微变化”的范围肆意扩大。由于存在上述误区,请求人往往不能有效分割设计特征,进而无法针对性的检索和举证,导致无效程序效率较低。
    在目前的审查实践中,越来越达成共识的是,用于组合的现有设计特征应是现有设计中所公开的具有相对独立视觉效果的组成部分,是以一般消费者眼光可直接从现有设计中自然区分出来的如果现有设计中用于组合的设计特征不是一个部件或部位的一部分,而是从现有设计中特意划分、截取所得的部分,且这一部分相对于该类产品并非独立可区分的也不具有独立的视觉效果,则该部分不能作为设计特征加以组合。
    通常而言,能够从现有设计中自然区分出来的设计特征包括组成产品的各结构部件、图案、色彩或其组合。而一般而言,不能用于组合的设计特征包括:单纯的点、线、面、边、角等;仅属于视觉效果的范畴,如棱角分明、金属质感等;仅属于设计构思的抽象理念,如上宽下窄、边缘圆滑等。在明确了并正确选取了能够用以组合的设计特征后,还需注意,如果是采用替换的组合方式,则该设计特征必须是原样或细微变化后进行替换的情况才能够被认可,其中的细微变化的评判标准参照《专利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五章第6.1节的规定,任何需要作出适应性修改、过渡、衔接等情形均不属于细微变化的范畴

    【案例演绎】
    某案涉及一种在普通平板电脑四周增加加固设计的三防电脑,尽管此类电脑的现有设计中存在大量四周加固的设计,但不同的设计细节是不同产品之间整体视觉效果的差异根源。根据现有设计状况看,平板电脑的整体大多呈长方形,中间屏幕占据绝大部分面积,四周分布有摄像头、按钮、功能接口、电池盒等部件。整体的长宽比例、各功能部件的位置和形状在现有设计中出现频率较高,已经成为此类产品的惯常设计。
    请求人在举证时,将产品进行分割,共提交21份证据,欲由多篇现有设计中的多个设计要素组合证明涉案专利与其不具有明显区别。例如,请求人认为产品的整体形状和布局在证据2、3、6、8中公开,摄像头和按钮分别在证据1、3、2、4、9-20中公开,接口和电池盒是由功能而限定,支脚分别在证据1、5、9-11、16、17中公开。
    口头审理中,专利权人认可整体形状、各功能部件的位置和形状(如摄像头、按钮、接口、电池盒等)均属于惯常设计,但强调,请求人提交的任意一份证据中均未公开涉案专利一个重要的设计特征,即四角圆弧弧度较大、四边较薄近乎贴近本体、四角与边框的平滑过渡、四角向后延伸形成支脚的一体化设计特征,而这一设计特征形成了较为独特的整体视觉效果。
    但请求人仍坚持认为,支脚与四周的边框可以进行分割;由于证据2、3、6、8已经公开了四角边框的设计,涉案专利与其在四角边框上的区别属于惯常设计手法的替换或局部细微变化。
    该案的焦点问题在于请求人提交的证据中是否公开了涉案专利四角圆弧突出、四边较薄与圆角平滑过渡、四角向后延伸形成支脚的一体化设计特征,这一设计特征是否可以进行分割,细微变化应该如何考量。
    涉案专利所涉及的三防类电脑主要具有防摔、防水、防尘等特性,用于较为恶劣的工作环境,因此是在普通平板电脑的基础上边框和四角作了加固的处理而成。根据双方提交的现有设计中此类产品的状况看,虽然均具有四周加固的设计,但类似于涉案专利这样四角圆弧弧度较大、四边较薄近乎贴近本体、四角与边框的平滑过渡、四角向后延伸形成支脚的一体化设计特征在现有设计中并未出现,并且这一特征形成了加强部的整体轮廓,大部分还位于产品的正面,所占的比例也较大,足以形成涉案专利独特的视觉印象,成为涉案专利较为瞩目的设计特征。同时,从这些现有设计中也可以看出,不同的四角弧度、四角宽度与边框宽度的流线型过渡变化使得每款产品具有各自不同的风格和形态,具有较大的设计空间。
    具体来看,虽然证据2或3从正面看,边框为一体包围,但四角的弧度、四边的宽窄比例与涉案专利完全不同,在证据2或3的基础上需要作出较大的设计创新才能得到涉案专利,且没有公开一体化支脚的设计。证据6或8四角的弧度、四边的宽窄比例与涉案专利完全不同,且具有明显的分割线,并非一体化的设计,且没有公开一体化支脚的设计。
    对于请求人始终强调的,证据中分别公开了四角突出的设计、窄边框的设计、支脚的设计,合议组认为,请求人在观察这些所谓的“设计特征”时,采用的眼光均是割裂的,并不是专利法范畴内可用于组合的设计特征。证据2、3、6、8并没有公开如涉案专利所示四角圆弧弧度较大、四边较薄近乎贴近本体、四角与边框的平滑过渡、四角向后延伸形成支脚的一体化设计特征,涉案专利与上述证据的区别不属于惯常设计或局部细微差异;同时,支脚的设计属于上述特征的不可分割的部分,且不属于惯常设计,同时与请求人列举的单独的支脚均不相同。而上述一体化的设计特征位于产品容易被关注的部位,因此对整体视觉效果具有显著影响,涉案专利相对于请求人提交的证据组合相比具有明显区别。
    综上所述,在考虑设计特征的组合时,要注意能够组合的设计特征边界应较为清晰,涉及到诸如过渡的线条、形状时由于无法进行明确的分割,因此通常不属于能够组合的设计特征;此外,同样的设计构思下不同的具体设计,有时会产生各自独特的视觉效果,当二者的区别需要作出各种过渡或适应性变化才能趋同时,不应认为二者的区别属于细微变化。(文章来源:如何看待外观设计确权程序中的设计特征组合;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者:张颖)

  • 专利权无效宣告的理由依据
  • 实用新型专利侵权主张合法来源抗辩证据思路及注意点
  • 微信宣传外观专利产品依旧构成专利侵权
  • 专利无效口审阶段的几点建议

版权领域研究更多»

  • 雅思考官Simon教材著作权侵害如何有效抗辩


    本人王嘉律师接受了芝罘区***书店的委托,案号:(2018)浙0110民初17534号,针对于合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起的著作权侵权案件提出抗辩。本案原告起诉金额30余万元,主要抗辩思路如下:
    第一,原告并非相关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也未获得涉案作品著作权人的相应授权,故对涉案作品不享有相关权利,尤其包括文字作品。
    第二,委托人已经停止销售相关作品。委托人规模较小,系个体工商户,且所售产品成本毛利率较低,且数量有限,依据浙江省高院的相关指导思想,知识产权案件侵权赔偿以填平原则为为基本标准,因此原告主张的赔偿金额过高。
    第三,公众号并非系所售委托人所有,委托人当然无法控制公众号的内容。委托人虽然利用了公众号的相关信息,但是二者并不存在关联关系。

    一、原告对涉案作品的不享有权利
    1、原告非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
    原告依据证据12认为其对涉案作品享有著作权与事实明显不符
    证据12中仅有作品名称,未提交著作权登记过程中的交存文件,因此无法确定著作权的真实内容,也无法进行相应的对比。
    原告作品登记证书所载的作品创造完成时间为2017年1月1日,此时间明显与证据1、2、11的邮件中的作品完成时间不同。
    原告作品登记证书所载的作品授权公开发表时间为2017年1月1日,此时间明显与证据3、7、8的销售公开时间明显不同,即登记证书所载的公开发表时间与证据3、7、8所确定的公开发表时间不同。
    作品登记证书所载的作者及著作权人均为:合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者与著作权人明显与证据3、7、11的署名相悖。
    代理人认为同一份作品不可能有2次以上的完成时间和发表时间,因此,原告所登记的著作权内容与邮件中的著作权内容并不一致。
    2、simon有可能为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
    依据证据3、7、11更应认定simon系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
    依据《著作权法》第十一条……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
    代理人认为证据3、7、11上均在首页显著位置展示了署名作者为:simon,因此,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simon为涉案作品的作者。
    3、原告未获得simon的相应授权
    原告在多份证据明确了作品署名作者系simon,且作品名称为“跟simon学”,因此有理由认为simon是涉案作品的作者。原告并未获得文字作品的授权,其视频作品授权一方面无法证实真伪,此外其授权也仅为销售,不含维权及其他授权。
    依据证据4、13肯定地得出simon与原告原告之间至多仅存在授权与被授权关系,因此,并不存在委托创造、合作创造、职务创造的情况,因而,作品归属明显排出了原告作为著作权人的可能性,即: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不是原告,也不应当是原告。
    综上,代理人认为原告隐瞒了事实真相,提起了与其权益无关的诉争,与我国当前的“合法合理地促进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指导思想明显相悖,不应予以支持。

    二、关于本案构侵权的赔偿金额确定

    1、涉案作品的著作权独创性不高
    涉案作品独创性较低,作品部分内容源自以下其他作品,不享有著作权。
    《跟雅思考官Simon学听力》
    听力题目源于:《剑桥雅思真题5-9》《官方雅思练习材料2》
    音频来源于:TED等各种网络公开的演讲
    《跟雅思考官Simon学口语》
    部分内容源于:雅思考试官方指南
    《跟雅思考官Simon学大作文+小作文》
    大作文范文内容源于:《剑桥雅思官方指南》和网上免费的公开发布
    小作文范文内容源于:《剑桥雅思官方指南》《剑桥雅思真题2-7》《官方雅思练习材料2》
    2、涉案作品与被控侵权作品存在差异
    代理人代理人通过当庭将被控侵权作品与与涉案作品对比后,认为:
    《跟雅思考官Simon学大作文+小作文》相似,但内容有明显地增删。
    《跟雅思考官Simon学口语》不同,尤其是表达(编排方式)上存在明显不同。
    《跟雅思考官Simon学听力》不同,尤其是表达(编排方式)上存在明显不同。
    3、委托人仅存在销售与许诺销售行为
    被控侵权作品厂家通过淘宝店铺找到委托人,并声明上述书籍均系厂家在各个论坛整理得到,不会涉及第三方著作权,属于公开免费的资料,后委托人于2018年2月底(农历年后)开始代销被控侵权作品:《跟雅思考官Simon学口语》《跟雅思考官Simon学大作文+小作文》《跟雅思考官Simon学听力》。
    代销关系达成后一段时间后,供货厂家提供了基本的物料清单用于说明基本成本,以便于继续合作。(参见参考材料)
    代理人认为,委托人行为仅构成销售与许诺销售。
    4、涉案作品的经济价值较低
    首先,涉案作品的知名度较低,Simon在整个英语行业的知名度并不是特别大的那种,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听说simon这个名字,包括各个学校的英语英语老师,对此人并不熟知。相比较而言,不像李阳这么名声在外,可能就在雅思考试圈内略有名气。
    其次,涉案作品的售价、销量较低,无论是委托人的销量,或者是淘宝平台其他商家的销量,涉案作品并不属于畅销书籍。售价较低,且销量不高。
    5、委托人并无侵权故意且积极配合
    截至原告起诉,虽然不确定原告是否是真正的权利人,但是委托人依旧全部下架了被控侵权作品,甚至关停了店铺;其态度无疑是诚恳的。
    首先,委托人文化程度较低,并不是法律专家,更不是著作权领域的专家,《著作权法》本身受众面窄,法律晦涩难懂,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委托人对相关法律知识的学习与了解。且在此之前委托人并未销售过其他侵害他人著作权的作品,本次被诉属于生平第一次,因此在主观上并无故意。
    其次,在接到相关通知后积极与原告沟通,后因原告金额太高被迫放弃。但是原告积极停止被控侵权作品的销售,因此,在情节上委托人并不存在持续侵权、恶意侵权的情形。
    最后,原告的损失程度较小。委托人系个体户经营,规模较小,通过原告证据公证书截图可知,委托人销量较低,结合单价,产品毛利润,产品净利润,获利极少。因此,可以肯定原告损失也不会很高。
    6、合理开支明显过高
    第一,从原告委托律师在系统的操作平台tower.im的事实来看,对方为职业维权,大量代理相关案件,因此其律师费与公证费存在案、款不一致的情形,无法确定是否是本案所产生。
    第二,公证费与安徽省合肥市徽元公证处公布的收费标准明显不一致:办理证据保全;侵权行为和事实证据保全500-1000元/件。原告公证费发票与收费标准不符,可能存在批量公证合并开票的情形,费用不应完全由委托人承担。
    第三、律师费发票虽然写明了金额和付款方信息,但是由于原告委托律师系职业维权,其与原告存在众多案件往来,所以总金额在没有合同的对照情况下并不宜认定全部均系本案产生。
    最后,代理人认为《著作权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了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该“合理开支”的认定除了原告提供的费用发票,还应综合考虑本案委托人的主观恶意以及原告提起本案诉讼的必要性,明明可以通过一个阿里巴巴知识产权平台投诉或者一份律师函就可以制止的侵权,原告却故意将此事做大,实属不该。

    三、原告证据证明公众号并非委托人所有
    委托人承认自己将网络流传的信息进行了编撰并在淘宝网站销售,且保留作品署名为simon,而非原告,且原告无法出具合法有效的授权文件,无法证明委托人行为侵害了原告权益。
    此外,分发侵权作品信息的公众号并非委托人,而是名为“英语考神书院”的公众帐号,且主体为个人,见原告证据第80页。公众号并非系所售委托人所有,委托人当然无法控制公众号的内容。委托人虽然利用了公众号的相关信息,但是二者并不存在关联关系。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并保留原文地址,否则依照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起诉侵权。
    作者:王嘉,资政知识产权首席律师;
    原文地址  
    https://www.liketm.com/blog/post/276.html

  • 时间戳证据逐步成为知识产权案件的核心证据形式
  • 代理蓝牛仔胜诉阿里巴巴侵害著作权纠纷观点罗列
  • 奥飞娱乐“超级飞侠”著作权侵权一审答辩状
  • 已无效的外观专利与著作权保护如何平衡

心情随笔更多»

杂七杂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