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达梦与中国梦

王嘉律师心情随笔 2012-01-30 Tags: 企业经营  
摘要:柯达梦与中国梦其实很难让人联想到一块,但是从长恨勿泣本人来看却发现了一个很大的共通点,至少是目前看来非常合理的...

柯达梦与中国梦其实很难让人联想到一块,但是从长恨勿泣本人来看却发现了一个很大的共通点,至少是目前看来非常合理的一个共通点,那就是知识产权的发展态度问题。
柯达全名伊士曼柯达公司,世界上最大的影像产品及相关服务的生产和供应商,作为一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的上市公司,业务遍布了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员工约8万人。
1880年,柯达创始人乔治伊斯曼在美国纽约州的罗切斯特成立了伊斯曼干版制造公司并利用自己研制的乳剂配方制作照相机用干版胶片;1888年,伊斯曼公司正式推出了柯达盒式相机。
在胶卷诞生之后,柯达迅速占据了全球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
1930年,柯达占世界摄影器材市场75%的份额,利润占这一市场的90%;
1966年,柯达公司的海外销售额达到21.5亿美元,在《财富》杂志中排名第34位,纯利居第10位;
1975年,柯达垄断了美国90%的胶卷市场以及85%的相机市场份额。
可以说在1997年之前,柯达一直是相机技术的创新力量,然后在1997年后,这股力量却因为某些记得利益而变得缚手缚脚、畏首畏尾。
随着数码电子的不断发展,柯达的梦变得沉重。
细心的人一定从柯达股票市值可以发觉:
1997年2月柯达最高市值310亿美元,而十年后,却下滑至21亿美金,市值蒸发逾9成。
为什么柯达会如此狼狈,笔者长恨勿泣分析原因如下:
柯达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显然,在数码电子急剧发展之前,柯达有着充裕的时间进行战略转型,然后任何大的调整必然是对现有市场的一次破坏。众所周知,柯达在胶卷市场有着全球7-8成的份额,如果此时提出数码摄像一次,无疑于摄影市场的洗牌,份额必将重新划分,柯达也许可以拿到一个不错的成绩,但是绝对不会高达70%-80%,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电子企业,而是偏向于化学研究的一家企业,这么一家企业拿什么和IBM、apple、sony等企业竞争的确是难题。
笔者长恨勿泣相信柯达的领导者看到了这个危机,但是因为既得利益的束缚,他们无法轻装上阵,既要长远利益,又要现有利益,这对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个难题。最后柯达选择了妥协,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扮演了阻碍新技术发展的力量,因为当你选择不做,肯定有人回去做,那么不做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去阻止做的人,那就不难理解了。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硅谷一家企业的“达维多定律”:
英特尔公司在1995年为了避开IBM公司的PowerPCRISC系列产品的挑战,曾经故意缩短了当时极其成功的486处理器的技术生命。1995年4月26日,许多新闻媒体都报道了英特尔公司牺牲486,支撑奔腾586的战略。“这一决定反映了英特尔公司的一个长期战略,即运用达维多定律的方法,要比竞争对手抢先一步生产出速度更快、体积更小的微处理器……然后通过一边消减旧芯片的供应,一边降低新芯片的价格,使得电脑制造商和电脑用户不得不听其摆布。英特尔公司通过使用这种战略,把许多竞争对手远远抛在了后面,因为这些竞争对手在此时生产出的产品尚未能达到英特尔公司制定的新标准。”
柯达没有这么做,也行是行业隔阂太深,也许是既得利益太多,总之真实原因是什么,评说的意义已经不大,因为柯达——已经走在了破产保护的路上。

联系国内
今天网易CEO丁磊有句话在网上疯传“知识产权不保护,谁创新谁吃亏”。就像长恨勿泣今天写的文章,也许很快会出现在他人网站上,并且全无文章出处、文章作者。
确实是这样,丁磊谈到了几点都非常实在:
1、山寨泛滥,自主创新很吃亏。像爱迪生发明电灯泡,比如他要实验99次,而做山寨产品实验一次就够了。现在各种侵权盗版现象比比皆是,自主创新的企业一次次受到伤害。
2、保护途径和力度弱。知识产权诉讼是民事诉讼,如果侵权人输了,处罚力度也很低,处罚是按他侵权所得来算的,而西方国家是惩罚性的处罚,罚到破产为止。另外,时间也是个大问题,出了侵权案打官司,两年三年都没个结果。

被利益绑架的中国
像柯达一样,中国的目前是被利益绑架着的,如果对创新持支持态度,对侵权者像国外一样严重制裁,那么既得利益难免受损,很多企业可能就会面临破产倒闭。
如果,对知识产权侵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只会导致越来越多的选择“借用”等不劳而获的企业。

历史前进的潮流是无法改变,不可颠覆的,科技不会因为某人而停下脚步。历史对知识产权的要求是苛刻的,中国的知识产权现在也许还不尽如人意,但是可以感觉到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光明。顺便插一句,这也是长恨勿泣选择从事这个行业的原因。